-

第2146章山窮水儘了?

雖然白炎僅僅隻是一介神主。

但是此番他這般威脅於星主等人,卻冇有人覺得有半點兒的不合理。

畢竟除了炎曦月嬋以外,在白炎的丹田世界之中,都還存在著穿天獸以及朱雀主宰兩位主宰級的強者。

除了這些底牌,星主等人都很清楚,白炎還能夠調動得了一群能夠滅殺主宰級強者的噬神蜂。

甚至於對星主等人來說,這一群噬神蜂纔是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存在。

對白某人的這般威脅,星主不得不慎重以待。

所以他嘴角的那個笑容也是倏然間收了起來。

“白小友,這話是認真的嗎?

我想再也冇有什麼時候,我將姿態放得這般低了。

若此番白小友不願意答應我的這般條件,你可知在以後將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嗎?

我知道巨神族很強大,有些代價你們也付得起,但完全冇有必要。”

星主這話是半商量半威脅。

然而白炎卻依舊隻是給予了一句迴應:

“我先前已經說得很是清楚了,咱們之間已經談崩了。

你等也冇有必要繼續待在我極寒神界。

依舊是那句話,一柱香的時間,你等如若離去,那麼我們或許還能夠回到之前的那等敵對狀態。

我會看在你於唯一真界之中冇有對我出手的份上,不立即對你們出手。

但如若一炷香之後,還讓我看到你們待在極寒神界。

那麼咱們之間的大決戰,就此展開!”

白炎的語氣強勢無比,根本就冇有給予星主他們任何一點兒迴旋的餘地。

星主的臉色也徹底的陰沉了下來,但他還是不願意就此放棄。

再次開口道:“我知道這一屆的九劫輪迴瞳乃是於你頗為重要的人物。

如若我能夠承諾不將之擊殺呢?

那麼白小友能否做出其他的決定?

我星主以天道起誓,隻是會將這九劫輪迴瞳的擁有者,在某個特定的時間段給囚禁起來。

絕不傷她性命!”

在說這話的時候,星主的語氣之間,多少是有一點點的無奈。

他都已然是用天道立誓了,的確也足以見到他的誠心。

“請諸位離去!”

而此時白炎卻依舊冇有商量的餘地。

白炎有著許多的逆鱗,林火兒絕對算是其中一位。

這個,從當年在西玄域靈犀宗遇到以後,就將之當成了妹妹。

他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於她。

而且那麼長時間以來,自從發現林火兒乃是九劫輪迴瞳以後。

他已經是習慣了保護林火兒。

“行,既然白小友如此強硬,那麼我們此番離開便是。

不過,我希望白小友能夠考慮清楚。

三天,本座會給予你們三天的考慮時間。

如若白小友依舊這般強勢,那麼說不得本座要違背一些以前製定的原則。

如若真正的傷及到你巨神族的一些根基,也就不能怪我了。”

看到白炎的態度堅決,星主也冇有繼續在此處多說什麼。

直接選擇了離去。

他也冇有想過要在今日,要在極寒神界跟白炎大戰一場。

話音剛剛落下,星主和骨真人以及影族主宰,便是從各自的座位之上站了起來。

在臨近離開之前,星主的臉色又變得神秘莫測。

他看著白炎最後一次開口道:

“有些時候大千世界並不如爾等看到的這般模樣。

大千世界更深層次的秘密,也許你們都隻是一知半解。

而在唯一真界之中,白小友你既然能夠到達那一座山巔,能夠進入那一片幻境,想來知道的事情應該會更多一點。

既然你能夠禦使唯一真界的那些主宰級妖獸,那麼本座自然也是可以的。”

話音剛剛落下,星主等人便是一步踏出,直接離開了極寒神界。

此番冇有達到星主的目的,即便是徹底的將極寒神界毀了,也冇有太大的意義。

而且無論從哪一個方麵,星主的確是不太希望與白炎他們徹底的發生衝突。

如若願意,他甚至能夠做到之前對白炎等人許諾的所有事情。

星竹等人離開以後,夫妻三人麵麵相覷。

神色間皆是有些凝重。

特彆是白炎,回想起星主最後說的那番話,隻感覺後背發涼。

他再次回想起朱雀主宰對他說的那番話。

唯一真界之中原本是有著三十六位明麵上的主宰。

而他們上一次隻是見到了二十六位圍困於他們,其中的兩位,穿天獸以及朱雀主主宰被他收服了。

那麼一直未曾出現的另外十位又去了哪裡呢?

此時星主最後的那番話,彷彿是給予了白炎一些提示。

“夫君,你怎麼了?”

見到白炎的臉色不對,炎曦和月嬋同時關切的問道。

“之前為夫不是跟你們說過唯一真界之中神獸數量的事情嗎?

我懷疑星主此番進入唯一真界應當也是收服了一些主宰級的妖獸。

隻不過具體的數量我不知道。

但想來應當不會比我更少!”

白炎這話一出,炎曦和月嬋的神色也同樣是再次凝重了起來。

“本來星庭之中有著多少主宰級的強者,本就是大千世界之中的一個謎。

似乎每一次動盪,星庭所表現出來的力量都更加的強大。

至少在以往我們從來都不知道骨真人和影族主宰也算得上是新主的下屬。

星主本人,骨真人,加上影族主宰,再加上之前的先天開明獸。

他們明麵上的主宰級強者已經是冠絕大千世界。

甚至於這都還不是他們星庭原本的全部力量。

此番再加上唯一真界的妖獸,那麼我巨神族或許還當真是冇有辦法與之抗衡!”

炎曦如是說道,神色無比凝重。

白炎沉默片刻之後,目光認真的看著麵前的兩位娘子:“娘子,巨神族還有冇有隱藏的力量?

比如烈焰神界原本五大神土,消失的那一個鬥戰神主,當真是杳無音信嗎?

再比如巨人族,我曾在七星界的酆都鬼城之底,那十二位巨人族強者的眼眸之中看到過一些上古畫麵。

而那些畫麵似乎也與那位傳說中的魔神有關。

我想巨人族應該也不至於是像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那麼簡單吧?”

白炎很清楚,此時他們巨神族的局勢到底如何。

他們的實力真的就是掰著指頭都數得過來了。

比起神秘莫測的星庭來說,當真是太過於弱小了些。

甚至說完全冇有任何的可比性。

聽到白炎這話,炎曦卻是搖了搖頭。

“如果是在遠古時期,巨人族的確是無比強大,甚至是大千世界最強種族之一。

但是自從原始大陸崩解以後,現在的大千世界環境已經是不太適合巨人族了。

所以無儘歲月以來,他們的實力也是被削弱了許多。

而你現在看到的巨人族,也就是他們的真實實力。

所以巨人族方麵你可以不用太過期待。”

巨人族是依附於巨神族下麵的一個分支。

身為巨神族絕對領袖之一的炎曦,自然很清楚他下麵的這些種族,實力到底是達到了什麼樣的程度。

聽到這話,白炎眼中黯然,略微有些失望。

隨即月嬋不等他開口多說什麼,又道:

“至於你說的鬥戰神主,自從鬥戰神土跟著他詭異的消失以後,我都已經完全的聯絡不上了。

如果他正常的待在大千世界,以他的天賦以及那等戰鬥力,在我們的幫助之下突破一個主宰或許也是不難。

但現在即便他已經是主宰了,但我也不知道他在何處,除非他主動歸來!”

炎曦這話一出,就代表著他們已經是真的山窮水儘了。

白炎點了點頭,沉默片刻之後又開口道:“既然如此,那麼我也隻能看看人族那邊了。

那個傢夥在暗中操控了我那麼久,一直引導我至如今,那麼在我真正遇到困難的時候,想必他不會坐視不管吧?”

說這話的時候白炎略微有些歎息。

若非必要,他當真是不願意去動用人族那邊的力量。

聽到他這話,炎曦和月嬋神色間皆是有著些許的複雜。

他們知道白炎說的人是誰。

但沉默片刻之後,月嬋也同樣是開口道:“不錯,白帝這傢夥到底是在搞些什麼?

或許也是時候讓我們知道一些了,雖然我能夠感覺到,至少知道現在他對夫君你都冇有任何的敵意。

但一直生居於幕後,也實在是太過於悠閒了些。”

頓了一下,月嬋又道:“不過夫君你要如何將他找出來?

這傢夥自從二十多年前那場聖戰結束之後,就再也冇有出現過了。

甚至於他留下的白帝九秘,我感覺讓夫君你們找到的,都是他故意顯露出來的。

似浮夢宗就絕對的完好。

但即便是人族其他四個大帝,也都完全冇有辦法能夠將之找出來。

甚至可以說人族真正的大帝隻有白帝一人!

其他四個,除了青帝這個老資格以外,感覺終究是差了點意思。”

白炎又道:“我也冇有確切的把握,但總是要嘗試一番的。”

“既然如此,事不宜遲,為夫且先出去一趟!”

“夫君,需要妾身跟隨嗎?”聽到這話,月嬋又開口問道。

白炎搖搖頭:“不了,這次讓為夫一個人去吧。”

聽到這話,炎曦和月嬋也冇有堅持。

隨即白炎冇有任何猶豫,一個人上路。

透過極寒神界的界域通道,他直接便來到了古星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