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開!”

Arron嫌惡地一把推開旁邊蹭來蹭去的女人,在女人滿臉驚慌不知道做錯了什麼中快步走出彆墅。

然而就在他即將走出彆墅的刹那,“哢嚓”一聲響起,是槍扣下保險的聲音。

Arron瞬間朝聲音響起的方向看去。

隻見一個保鏢用槍口對準了他。

Arron淺藍色的眸子暮地眯了起來,眼底迸射出冰寒的光,像是冰錐一樣刺向對方。

但那保鏢訓練有素,不慌不忙,似乎是見慣了Arron這眼神,機械般地開口道:“少爺,先生說了,您不能離開彆墅。”

Arron這是第N次被保鏢阻擋,他忍無可忍地開口:“如果我今天非要踏出這裡呢?”

“那我隻能按照先生的命令,強行把您留在這裡了。”保鏢回答道。

Arron嗬笑了聲,說:“我今天還非得走!”

他說著,直接往前走了兩步。

腳步在走出彆墅的下一瞬。

“嘭——”一聲槍響。

Arron條件反射地往左邊飛速移動了一步,速度快到身影都出現了殘影。

下一瞬,他身後的門被打出了一個洞。

這位置……

Arron相信,如果不是他剛纔的反應速度足夠快,他的心口將會被準確打中。

“你瘋了?!”Arron看向保鏢:“你知道你這是在對誰開槍嗎??”

保鏢再次機械般地開口:“先生吩咐了,在他跟公爵的合作達成之前,不管是活人還是屍體,您都必須呆在彆墅,不能踏出一步。少爺,您還是退回去吧。”

“你……你……”Arron氣得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就在這時,保鏢忽得眼眸一怔,隨即放下了槍,轉身對身後靠近的中年男人恭敬地一鞠躬:“先生。”

其他保鏢立刻跟著鞠躬,齊聲喊:“國王。”

Arron錯愕地抬眸看過去,隻見一個身形傲岸的男人器宇軒昂地走過來。

男人雖然人到中年,但臉部輪廓一點都不顯鬆弛,五官俊逸非常,整個人充滿成熟男人的韻味以及威嚴。

Arron的氣勢立刻就弱了下去,不情不願地對著男人一躬身:“父親。”

他厭惡自己的父親,但也害怕自己的父親。

隻見男人幾不可聞地一點頭,話不多說丟給他一份資料。

Arron連忙接過。

男人淡聲開口道:“你不是想出去嗎?給你個機會,幫我去查資料上的女人。”

Arron一聽自己可以離開了,忙不迭地去看手機的資料。

隻見資料第一頁赫然貼著他那隻“異國小貓咪”的照片。

不知道為什麼,隻要一看到這隻小貓咪,他就有一種她跟他註定要在一起的感覺。

也許這就是緣分吧。

Arron錯愕地看向自己的父親,萬分疑惑地詢問道:“父親,您要我查她做什麼?是因為上次郵輪爆炸的事嗎?”

男人卻是不解地擰緊了眉頭,詢問道:“什麼郵輪爆炸?”

Arron頓時更加驚訝了。

“您不知道郵輪爆炸的事,那為什麼要查她?”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男人不耐煩地皺起眉頭說:“找到她之後,想辦法拿到她的DNA,還有後麵那個男人的DNA。至於關於這個女孩的其他事情,事無钜細,能查的你都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