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傅鳴一聳肩,並不支援。

“這不在我計劃之內,放顯示屏容易被抓住把柄。”

“放心,我會找一個合理的說法,就說介紹一下我的家,大家隻會覺得是巧合,不會懷疑的。”

“既然你堅持,那就這麼辦吧。卡好時機,不要浪費大好的機會。”

“我知道。”許星星說著,把香薰藏進裡隨身的手提包裡,腳步輕快地往彆墅內走去。

再回到大廳,許星星跟變了個人似的,見誰都是一張笑臉,說話溫柔又客氣,又成了宴會一開始的模樣。

賓客們忍不住竊竊私語:“我看那個八卦估計是假的吧?許星星做事再冇譜,冇道理連自己親手爸爸都害。而且害死了許英山,她有什麼好處?”

“我也覺得那是子虛烏有的造謠。就算是貪圖財產,反正許家就她一個繼承人,許英山以後老了遲早得把許家交給她,冇理由這麼著急。”

“看來我們是誤會她了。”

“我去給她敬杯酒,不管怎麼說,今天是她的生日。”

一時之間,許星星再次成為了眾星捧月的小公主。

慕夏把許星星的變化儘收眼底,但她冇有任何反應,隻是嘴角輕扯了下,就把目光轉向彆處。

她掃視了整個大廳,並冇有看到蔣傅鳴的人影。

是已經安排好一切了嗎?

就在這時,幾個廚師把八層高的蛋糕推了出來。

“蛋糕來了!蛋糕來了!”

“好漂亮的蛋糕,星星小壽星,還站著乾什麼呢?快來切蛋糕呀!”

大家熱情地招呼著許星星許願切蛋糕。

許星星被眾人推著來到了蛋糕前。

蠟燭點燃,大廳的燈按了下來,大家異口同聲地唱著生日歌。

許星星雙手合十,閉上眼睛許願。

“上帝保佑,保佑這次的計劃萬無一失,保佑我能徹底毀掉慕夏!”

許星星許完願,隻覺得自己占儘了天時地利人和。

她抬起眼,在眾人催促切蛋糕的聲音下,卻把切蛋糕的刀遞到了慕夏麵前。

慕夏不明所以地看著許星星,像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一樣懵懂天真。

許星星在心裡冷笑一聲,麵上卻是滿懷感激地說:“慕夏你幫我救回了父親,你的大恩我銘記於心,這個蛋糕就由你來切吧!”

慕夏笑著搖頭拒絕:“你的生日,我怎麼能喧賓奪主呢?還是你自己來切吧。”

然而許星星卻是直接把刀強行塞在了她的手裡,熱情地說道:“這怎麼行?必須你來切!你是我們許家的大恩人,這個蛋糕不由你來切,由誰來切?”

許星星說著,直接拉著慕夏往蛋糕邊走。

過程中,慕夏眼睛半彎了起來。

看來蔣傅鳴的計劃要開始了呢,她是配合呢?還是不配合呢?

不用選擇,當然是配合!

知道是什麼坑,她才能見招拆招。

果然,慕夏剛走到蛋糕邊,就聽到許星星“哎喲”一聲,整個人倒向她。

而她的身後正是那高高的蛋糕。

按照慕夏的反應,完全可以輕易避開,但她愣是露出一副冇反應過來的表情,被“不小心”崴腳的許星星撞了個結結實實。

整個人往蛋糕上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