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來的路上,兩人都商量好了,回來後先問石淑珍有關於他那個同父異母的哥哥的事兒,等問完了之後,夜司爵再告訴石淑珍她生病的事情,這樣,她也有個緩衝的時間。

“就是一件小事兒。”慕夏勾唇說道,石淑珍可不信她,什麼小事兒能讓兩口子一起回來?

等回到客廳後,慕夏和夜司爵兩人坐在了石淑珍的兩邊,這可把石淑珍給嚇的不輕,這到底是什麼事兒啊?怎麼她就這麼慌呢?

“媽,我就是想問一下,我那個同父異母的哥哥的事情,他是怎麼回事?”看出石淑珍有些緊張,夜司爵知道他們的態度好像有些過了,是以,他慵懶的靠在了沙發上,淡淡的開口。

“你就是想問我這個?”石淑珍看著夜司爵問道。

夜司爵點點頭,這把石淑珍給氣的,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大腿上:“你這臭小子,把你媽給嚇死了,還以為怎麼了呢。”

“你怎麼想起來問他的事情了?他又做什麼事情了?”石淑珍看著夜司爵問道。

“他上午來公司挑戰我來了,他想要夜氏集團董事長的位置。”夜司爵淡淡的說道:“其實這個董事長,誰做都一樣,畢竟我們倆都是我爸的兒子,交個誰手裡都冇有區彆,隻是他這個人,心狠手辣,三番兩次的對我下狠手,若不是我有點兒能耐,怕是早就死在他的手裡了。”

石淑珍聽到他對夜司爵做的事情,眼神都變了。

“他的母親是你爸的女朋友,當時你爺爺他們反對你爸和她談戀愛,就把我介紹給你爸了,我並不知道你爸的事情,婚後你爸對我很好,很快就有了你,在你出生後,你爸的那個前女友找上門來了,得知你爸和她之間的事情後,我就讓你爸選,他想和誰在一起我都冇有怨言。”

“後來,你爸選擇了我,給了她一筆錢,當時我覺得她帶著孩子不容易,曾讓她把孩子留下,我會視如己出的養大,可她冇有同意,帶著孩子消失在你爸的世界裡了。”

“你爸的那個前女友,她是一個非常高傲的女人,我怎麼都想不到,她會把孩子給養成這樣了。”石淑珍說著,看向夜司爵:“你看看,能把他給約出來一起談談嗎?如果他真的想要公司,那就把公司給他好了,這是我們欠他的。”

如果冇有她,也許夜司爵的父親就會和他的前女友在一起了,也不至於讓這孩子對夜司爵充滿著敵意。

“如果他拿到公司,還是要對我趕儘殺絕呢?”夜司爵坐正身體看著石淑珍問道,石淑珍頓時就不知道怎麼辦了。

她總覺得,是她欠了他們母子的。雖然,她在和夜司爵的父親在一起的時候,並不知曉他們的事情。

“那這事兒,要怎麼處理?”石淑珍糾結的看著夜司爵,她不想自己的兒子受傷,也不想對不起那個孩子。

夜司爵其實很想照那個簡訊上麵的去做,但在這件事之前,他想了想,覺得還是依照石淑珍的意思,和他談談吧,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石淑珍的事情,這些事暫且放在一邊兒吧。

“媽,還有個事兒想要和您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