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徒海被慕馨月的話弄得內心煩躁。

不管怎麼說,慕夏確實讓他損失太多東西了,他不能失去這顆搖錢樹,卻也不能直接丟掉,還不如把慕夏也趕到廟裡去住好了。

這個想法剛落地,司徒海就看到一幫公司的員工朝他走了過來。

司徒海頓時很嚥了一口唾沫。

這是來索賠了!這些冇用的賠錢貨!

司徒海下意識就要跑,但下一瞬他就聽到眾人開口:“董事長,謝謝您!”

所有人齊聲說完謝謝後,深深地朝著司徒海一鞠躬。

司徒海頓時滿腦子問號。

這些人的腦子壞掉了?居然不索賠,還對他道謝?

慕馨月也是一臉懵。

這什麼情況?

隻有慕夏眸光淡淡,眼底一片平靜。

隻見一幫員工自己選出了一個代表,走到司徒海麵前感激地說:“董事長,您生了一個好女兒,我們感激她,也感激把她帶到這世上的您。從今以後,我隻為您賣命!”

司徒海不解地看了眼慕夏,詢問那位員問:“你、你怎麼這麼說?你這話什麼意思?”

那個員工驚訝地看了眼慕夏,隨後說:“看來董事長您還不知道,爆炸和火災發生的時候,是大小姐打開了鎖住我們的門。”

慕馨月直接懵了。

司徒海也是一臉震驚,他轉頭問慕夏:“你、你救了他們嗎?”

慕夏點頭:“我隻是不想死在裡麵,所以跑到二樓的安保室,把大門打開了。”

“不!不僅是這樣!”

之前指責慕夏的女員工從人群裡擠出來,帶著兒子走上前說:“大小姐還冒著生命危險,救了兒童休息室裡所有的孩子。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的再造父母!”

女員工說著說著,懺悔又感激地流出了眼淚。

司徒海聽到這,連忙問:“大樓的死亡人數有多少?”

員工們一個接一個爭先說:“我們冇有任何人死亡。”

“我們能全部活著出來,都是因為大小姐!”

“以後我們的命,就是大小姐的,就是司徒集團的!”

“大小姐真是個好人啊!董事長,您生的女兒太優秀了!”

司徒海先是怔愣了一下,隨後狂喜起來。

冇有任何人死亡!他不用賠償一塊錢!

司徒海激動地擁住慕夏說:“好女兒!果然是我的好女兒!”

“爸爸,這是我應該做的。”慕夏一臉乖巧。

司徒海更加把慕夏視若珍寶了。

這哪裡是掃把星?這是啟明星啊!

員工們道完謝就暫時離開了,慕馨月在旁邊看著慕夏和司徒海父女相攜的場景,心裡恨得要死。

她根本冇想到,慕夏居然救了大樓裡所有人!

那她還怎麼再誣陷慕夏是災星,掃把星?

慕馨月正在心裡怨毒地咒罵著慕夏,忽然感覺一道帶刺的目光朝她斜過來。

她抬眼一看,隻見司徒海一雙眼睛憤怒不滿地瞪著她。

司徒海原本就是個想法不堅定的不倒翁,現在倒嚮慕夏,屁股當然要撞她一下。

慕馨月心底一慌,下意識後退一步,心虛地擠出笑容問道:“老、老公,你、你這麼看著我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