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對方真的接了,而且語氣還不錯。

顧綰綰深吸了一口氣道:“張叔叔,我聯絡不上我媽媽,您在滬城,可以幫我找一下她嗎?”

“你說顧夫人……”

張叔雖然早已經從顧家離職,自己做小生意,但顧家的事情,他還是會關注。

尤其顧母涉毒加上在KTV當陪酒的事情,早已經在網上傳開,他就算不關注也會知道。

張叔遲疑著開口:“大小姐,你人在哪裡?怎麼夫人發生了什麼,你會不知道?”

顧綰綰心裡不好的預感更加強烈,連忙追問道:“張叔,我媽到底怎麼了?”

“你媽……她涉及……”

張叔到底說不出口,索性一咬牙,道:“你自己上網看看就知道了!”

顧綰綰心裡一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張叔居然會說不出口?

她這段日子因為生活拮據,都不敢上網,國際流量太貴了,她怕又出現冇話費的情況,所以一直是斷網狀態。

但現在,連張叔都這麼說了,她也管不了什麼流量費,直接打開流量,登入了國內的網站。

隻見熱搜第一赫然掛著她媽媽的名字。

她一點進去,就是一條評論高達六位數的帖子。

“顧事集團董事長夫人涉黃涉毒,警方正在調查中。”

顧綰綰臉色一白,險些直接暈過去。

涉毒這一點,她是知道家裡有這個產業,卻不知道媽媽居然也碰了。

可是,涉黃是怎麼回事?

顧綰綰點進帖子認真看下去,才知道這段時間,媽媽居然跑去KTV陪酒……

所以,她的話費原來是來自於這個嗎?

這讓她以後要怎麼見人?!

顧綰綰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顧母的安危,而是她自己,隨後她纔想到,冇了經濟來源,她的生活隻會比現在更貧苦!

不行,不能這樣!

顧綰綰剛準備撥打她舅舅劉天明的電話,手機再次跳出一則熱搜新聞。

“劉氏集團劉天明涉嫌行賄受賄,數額累及高達上億,嚴重觸犯法律,即日起關押進特立隊監獄……”

後麵的字,顧綰綰根本看不進去。

她渾身發抖,半天都連個字都說不出來。

媽媽的名聲徹底毀了,舅舅也入獄了,她……真的冇活路了!

可想而知,等她回到國內,國內的人會怎麼議論她。

不,不對,她現在連回國的機票都根本買不起。

她已經被英倫大學從考試資格名單裡除名,學校不可能承擔她回去的機票錢,她隻能滯留在這裡等餓死……

“不、不!!!”

顧綰綰仰天大吼,雙目都變成了赤紅色。

偏在這時,保安把宿舍的門打開了。

率先進門的是當時在場的巡場老師。

“顧綰綰同學,校方決定,全球公示你在英倫大學觸犯的校規,並且已經通知了當地警方。在警方的人到來之前,你需要向被你傷害的君嶸軒同學和慕夏同學當麵道歉。”

巡場老師說完,卻發現顧綰綰卻是放聲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

巡場老師皺眉。

“顧綰綰,你不要裝傻,既然做錯了事,就得道歉,接受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