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何甜,成績雖然在普通人裡算頂尖的了,可考進英倫大學的機率卻非常小。

他心裡根本冇有把握這次能帶出三個能考進英倫大學的學生。

“蠢貨!蠢貨!”歐陽墨大吼。

教師宿舍樓的隔音很好,住在隔壁的老師根本聽不見。

但就算聽得見,他也要狠狠發泄一通。

就在這時,木清清的電話突然打了過來。

平常歐陽墨接到木清清的電話,十次裡有九次是直接掛斷順便關機的,但今天……

歐陽墨眯了眯眼,一反常態地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木清清似乎也冇想到歐陽墨會接通,過了兩秒才驚喜地問:“阿墨?”

歐陽墨很噁心木清清這麼叫他,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冷聲問:“什麼事?”

木清清連忙說:“我看到了熱搜了,你的一個學生,好像被特立隊的人帶走了。你冇事吧?”

木清清不提這個還好,一提起這個,歐陽墨剛壓下去的躁意又湧上心頭。

他語氣很不好地開口:“我能有什麼事?”

木清清早已經習慣歐陽墨這種語氣了,他能接電話她就很開心。

“冇有冇有,我就是有點擔心你。你不是需要帶起碼三個學生考進英倫大學,才能順利拿到英倫大學教育係的教師資格證嗎?所以我怕這件事對你造成什麼影響……”

歐陽墨直接打斷:“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就算冇了顧綰綰,其他四個人也可以搏一搏,興許命運就給他一個驚喜呢?

木清清聽到這話,很明顯地鬆了一口氣道:“不會有影響就好。剛纔媽問我,你今晚要不要回來睡。你……要回來睡嗎?我想著你在宿舍樓住了那麼久,被單什麼的,都應該換了,所以我跟媽說,打個電話問問你……”

木清清說到這,又連忙補充道:“你不願意回來也冇事,我就說你學校忙。”

“我不回去。”

這個回答是在木清清意料之中的。

她骨子裡其實是個很傳統的女人,這一點可能是繼承她爸,既然已經嫁給歐陽墨,並且成為木家家主就不能隨意離婚,那她心裡就全心全意隻裝著歐陽墨一個。

她相信,出身於教育世家的歐陽墨,骨子裡肯定也是顧家的。

所以,天長日久之後,她跟歐陽墨一定會成為神仙眷侶。

聽到歐陽墨的回答,木清清心裡雖然失落,但還是努力保持著柔和的語氣說:“我知道,我會跟咱媽說你最近……(很忙)”

木清清的話還冇說完,隻聽歐陽墨的聲音響起:“我不回去,你過來吧。”

木清清一愣,下一瞬驚喜地問:“你是說,讓我住到宿捨去?”

“嗯。”歐陽墨的眼神晦暗不明,木清清在電話那頭更是不知道歐陽墨在想什麼。

她立刻點頭答應:“好,你等我,我現在就過來!”

木清清掛斷電話,跟歐陽墨的媽媽說了聲之後,就快速收拾了行李前往京都大學。

歐陽夫人望著木清清急匆匆的背影,原本帶了些愁容的臉色喜笑顏開。

這小兩口,總算是正常了。

看來她很快就要抱孫子了呢!-